冥幽靈【葛叶】

大家好啊,这里冥幽灵。是个渣渣文手(我会努力进步的!!)
all金主嘉金,这是本命。
世界第一金吹是我了!!!
雷的cp有瑞嘉,安艾,卡埃。
然后雷安安雷也不会刻意找粮,只是不讨厌。
不喜绕路,我性格不算暴烈,是个圣母婊,会平心和气讲道理。
然后,不喜欢我的请拉黑。
请ky的小家伙出门。

甜品旅游事件

文渣,不喜勿喷。瑞金和雷安cp向
嗯(⊙_⊙)
然后,分上下两篇。
搞笑向……吧?

甜品旅游事件
凹凸文。
不喜勿喷。
分上下两篇
【上】
一群人沉默着站在旅馆前。
像饿了几十年的狮子,或者说是经历了饥荒的人群。锃亮的眼眸里都山着绿油油的贪婪的目光。

一个月前。
“恶党!你看这个!丛林旅游假期!十个人以内的组团每人七折哦!”安迷修疯狂暗示的递眼色,眨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马上就要来一首【深情待你,你却不知何许】的感觉
“……喔,妈的你对这个有兴趣!?”雷狮懒洋洋撇了一眼安迷修,假装自己是瞎子。他很鄙视这种儿童夏令营一般的活动,嘉德罗斯去的话才合适。
……呵,男人。自己都这么明显了居然还不懂。
丛林旅游假期-简称:小树林里过日子。
自己的意思这么明显这家伙都不懂!?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安迷修垂着眼,哀怨的打开手机。
左上角一个小小的闪动提示他有人找他。
金:安迷修哥哥!您早!你暑假打算怎么过呢?
任何一个都无法对一个有礼貌乖巧的孩子闷骚着心情【哦,除了那几个】,隔着屏幕安迷修都感觉到了金海洋般湛蓝的眼睛亮晶晶的闪光。心情好了很多。
安迷修:想去参加一个活动,你和格瑞去吧,雷狮不怎么想去。幽怨的情绪又溢出屏幕
金:诶?!为什么啊?
因为他情商低,不懂我的意思。
安迷修弱弱的想。
金:嗯?是什么活动呢?
安迷修看了看对着电视剧笑的一脸傻屌样的雷狮,清了清嗓子,很大声很大声的发语音。
“情侣野外树林探险!雷狮如果不去我就和凯莉一起去!”特意拖长声音。
“情侣活动!?”果不其然,雷狮果然放下遥控器。抬眼看着安迷修“你要干什么?”
“和女士游玩和取悦女士是一位骑士应尽的责任”安迷修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你连马都没有,还骑士”
“恶党你是不是找打,你连船都没有!”刺中痛处的安迷修果然炸毛,顿时就和雷狮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等到半个寝室毁的差不多的时候,丹尼尔终于忍不可忍的过来给了两破孩子一人一巴掌后都安静了……
事实证明,孩子不打,压不住。
然后……
“打的好累啊,之前你说的啥活动……咱俩去玩玩……”
“附议”
凯佬:呵,男人。

金这边就比较和谐了,只要金撒个娇卖个萌什么的格瑞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会给他摘下来。
所以解决的很快。
不过格瑞正冷着一张脸美滋滋的想着在树林里怎么玩♂耍♂的时候,毫无防备的被金打击的粉身碎骨。
“我也发短信给凯莉和紫堂了!安莉洁也要来的!朋友们一起玩才有意思嘛!”
朋友……朋友。
我把你当老婆,你把我当朋友。
格瑞冷着脸答应,一向不擅长看人脸色的金欢呼跳跃着收拾东西。完全没注意到格瑞深深的把指甲摁进肉里。
格瑞【内心独白】
为什么我要答应让那几个人!?为什么要多电灯泡!凭什么为什么!?我的人设过滤器不能关掉嘛!!
官方:不能
总之,就这样了。

雷狮,安迷修,金,格瑞,凯莉,紫堂,嘉德罗斯【这货跟着来的】。
这是一场很不愉快的旅行。
安莉洁很乖巧,轻而易举读出了格瑞的内心想法,体贴的拒绝了金小天使。导致后来格瑞面对安莉洁时态度好了不少。
怎么说呢。
雷狮没有想到这是夏天,暴雨连绵,又是打雷又在树林,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劈死,加上雷狮本来就是人肉导电器,所以一路要和大部队隔得老远。只能默默看着安迷修和凯佬一路尬聊。
安迷修和凯佬是一路尬聊,凯佬觉得很无聊,安迷修倒是一脸满足。
金和紫堂不停的搭话,格瑞是个闷骚,不太会说话,所以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偏向和紫堂聊聊路上的新植物和动物,倒是活蹦乱跳的异常开心。
紫堂感觉背后很凉,大型杀气压抑的喘不过气。
嘉德罗斯一路嚷嚷要和格瑞打架,所以二人一路打一路走,但是格瑞一路都盯着和紫堂勾勾搭搭的金【没错,在格瑞眼里就是勾勾搭搭】心情糟糕透顶,和嘉德罗斯打架也是几分假力几分醋意。

最后众人发现的是。
没有人带的有粮食!
大家都以为是旅游,所以都想着在旅馆吃饭。
唯一细心的格瑞也犯了错误。他以为金会带食物,一般情况金的包包里是个有六个是零食。
金摸了摸脑袋,傻傻的笑了笑“我只带了四包压缩饼干……”
“难道一篇本小姐吃土嘛!?”凯佬显得不太满意。
“不用担心,小姐,骑士我会为您……”
“这个,喏”格瑞撇了撇四周。借着烈斩后坐力一跳,落在树枝上。丢下来一个果子
“还有这个”紫堂从旁边摘下一朵很像蔷薇的花。
“大多数蔷薇科都可以吃”
雷狮只需要充电就可以了。

所以,五天后,一群丧尸出现在一家旅馆前。
这是一个小镇。

“啊啊啊啊啊啊我累死了!丛林旅游原来是这个意思啊啊啊啊啊啊“金大喘一口气,把拖了几天的行李箱啪嗒一甩,拿了房卡狂奔上楼。
……格瑞无奈叹气。
“金色的行李箱是嘉德罗斯的,格瑞的是白色的,金是橙色的,粉色是凯莉的,紫色是我的,雷狮是蓝色的,安迷修是棕色的。等等!!”紫堂清理了一下旅行箱,打算喊人帮忙抬上储物柜。结果发现工作人员把安迷修的放入了金的储物柜。
“……抱歉……我是棕橙色的色盲……”工作人员摸了摸头。尴尬的笑。
“嗯……没事,我再去前台订几个小甜品,这几个人肯定累坏了”

甜品模样都一样,只是味道和包装的盒子颜色不一样的。
格瑞不喜欢太甜腻腻的东西,所以要的是加糖很少的甜品……【矛盾!,其实他是想和金间接接吻而已,并不想真正吃甜品】
金喜欢甜甜的,是橘子味的甜品。
凯佬喜欢水蜜桃,他自己【紫堂】喜欢葡萄。
雷狮喜欢蓝莓,安迷修是巧克力……
紫堂有一种带孩子的错觉……
ok!
紫堂放心的上楼了。

前台人员过了一会儿把甜品弄出来后,盯着橙色和棕色盒子愣了愣,把盖子揭开。然后把棕色送上了金的房间。
格瑞此时正在金的房间帮他收拾东西,金那小子跑出去玩了,在发小【老公】叮嘱很久后去小镇买买买了。
“先生?您的甜品”
格瑞愣了愣“我的?”
“是”
格瑞接过甜品,出门放入自己的房间。

“什么!?甜品?我不需要!”凯佬大手一挥,桌子上是琳琅满目的食物“我在小镇上买过了,你还是送给其他人吧。”
工作人员就这么被拦在门外。哀嚎一声,轻轻把揭开盖子的甜品放在了紫堂的门前。

端着雷狮安迷修嘉德罗斯的甜品,工作人员来不及思考,盘子里一杯甜品立刻被雷电劈了去,摇晃的泼了他一身。
工作人员:……mmmmp
嘉德罗斯从楼梯口下来,抓住工作人员就吼“格瑞是不是在这里!”
“是……”工作人员被孩子吓到了。
“哼!居然想躲我!让我们一决高低!”九岁儿童立刻拔棍,从工作人员手里抽了一杯甜品跑了……
工作人员:???
迷惘,彷徨。
雷狮大概是听见声音了,从门内探头,身上的电光还滋啦滋啦的响。
“劳资的?”
“嗯……”
拿了杯子关门开打
“恶党!今日就将你斩草除根!”
“呵!劳资还没怕过谁!”

工作人员欲哭无泪。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