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幽靈【葛叶】

大家好啊,这里冥幽灵。是个渣渣文手(我会努力进步的!!)
all金主嘉金,这是本命。
世界第一金吹是我了!!!
雷的cp有瑞嘉,安艾,卡埃。
然后雷安安雷也不会刻意找粮,只是不讨厌。
不喜绕路,我性格不算暴烈,是个圣母婊,会平心和气讲道理。
然后,不喜欢我的请拉黑。
请ky的小家伙出门。

恋与制作人#白起【论风怎样遇见你】

恋与制作人✘白起【论风怎样遇见你】

咳咳咳,渣文冥幽靈又来了。

白起记得,真正认识她是在第十八届艺术节。
“哎呀!白哥!最近的校园艺术节明天就要开始了,你要去礼堂看嘛?”韩野一大早就兴奋不已,老远就兴冲冲挥了挥手里的海报,疾步迈来。
“不去”艺术节一向对于他没有吸引力。去不去无所谓,往年的艺术节活动无聊又浪费时间,他去参加还不如打几盘游戏或者打几架,那还刺激些。
更何况……他去……有什么意义。
“喔……”韩野小失望的点了头。“不过今年,貌似校花会表演节目啊……因为是建校二十年庆,所以好多学长学姐都会回来啧啧啧……而且听说这届校花特别可爱!是让人一眼就喜欢上的那种类型,哎呀说的特别好看,我现在还真的有点好奇……”
“关我什么事啊?”听着韩野滔滔不绝的话语,把那校花愣是吹的多漂亮多温柔多厉害多美丽,唾沫星子到处飞,喋喋不休的像只苍蝇。白起支着头,毫不在意“我又不喜欢她”
然后微微垂眸。
更何况,他有喜欢的人……
想起当年窝在雨中给小猫挡雨的小姑娘。
明明自己淋的不是一般的湿,还小心翼翼把小猫搂在怀里。
……
是啊,他怎么会喜欢上校花呢?
他并不知道自己立了多大的flag。
很多很多年后的白起暗自庆幸当时自己没有发誓说“要是我喜欢上她我就去死”之类的话。

下午,大家都开始忙着布置艺术节活动的东西。
这次校方对于艺术节格外重视,加上有很多厉害的学姐学长要回来,所以不免也有些期待的粉丝,恋与中学二十年来也出了几位有名的大人物,礼堂密密麻麻布了小凳子,嘈杂的人声,忙碌的同学。彩灯大屏幕幕布表演服装整齐铺了几桌子。

真是无聊。
白起下意识就想远离礼堂,绕到礼堂背后的钢琴房。
“真是烦人,警卫增加了这么多”他挠了挠棕色的略有点凌乱的短发,准备从琴房绕回教室。
一阵悠扬婉转的琴声从二楼琴房传扬而下。
“这么晚还有人吗?”白起愣了愣,看了看表,下午五点多了。居然还会有人在练琴?
一般来说,下午五点半就要开饭了,所以大家基本都在这半个小时里放松放松,但是操场距离食堂有些远,所以大部分都是留在教室。
比起嘈杂的礼堂,还有在教室里喋喋不休的韩野,白起表示还不如在这里听会儿琴,坐一会儿。
想了想,白起挑了棵银杏树坐下。
低沉婉转的琴声如夜晚的明月。弹琴人用一种很平静很平静的心情在弹。就算是那时候很不解风情很浮躁的白起也被感染了一点。一种沁人心脾的清新感觉揉在琴音里,缥缈而优雅。
白起一时间感觉全身都很放松。
琴音缓缓结束。
他听见钢琴盖合上了。
“啊~果然弹琴最容易让人静心啦……”一个清婉的女声在二楼响起,带着慵懒的伸懒腰的呻吟声。
心尖轻轻一颤。
仿佛是初升的太阳。
少女略带疲惫而放松的声音仿佛将他的心尖扯出一个小口子,如图在平静的湖面轻轻泛起了涟漪。
第二次,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就像是遇见那雨中的姑娘一样的感觉。
感觉心跳加快了。
白起摸了摸头,感觉一道视线落在头顶。
抬头。
一个女孩子。
很可爱很可爱的女孩子。
惊讶的目光轻轻落在白起的脸上,趴在二楼琴房的栏杆上,接着友好的挥了挥手,明媚的笑容像夏日的绿色,生机而又青春,栗色的长发扎成马尾,耷拉在栏杆上,其余的在阳光下镀上的微金的粉末。
第一次,白起什么话都说不出,脸有点微微的发红,就想那么一直看着一个人。
相比起上一次遇见那个女孩,他感觉好像更紧张……
她在挥手,她在笑。
……好……好可爱。
“同学!你在下面干什么啊?马上要吃饭啦!”
少女捧着脸,对这里楼下的少年开心的笑。
“……我…我有点热,找棵树躲躲阳光……那你呢?”白起脑内一片死机,结巴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开口。
“诶?我吗?”少女指了指自己,“我在为明天的演出做练习呢!”
明天我一定要让韩野帮我找个最靠近舞台的位置。
白起想。
“同学,你怎么不排练啊?”少女把手臂拿在栏杆前晃了晃,把脸藏在白栏杆后面。
“……我……我没有节目……”白起突然小声了点。
“哦……那你叫什么名字?”少女点了点头。
“白起”
诶!?就是那个高三的……不良少年!?
长得很好看,要是不是不良就好了,看他这样,挺可爱的啊……难不成……
少女脑内开始了青春期噼里啪啦的精彩脑补。露出了“多姿多彩”的表情。一瞬间想的就是堪比琼瑶姐姐的八点档噼里啪啦的狗血剧情。
咳咳,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想象力丰富的时候。
白起并没有注意到少女突然变化的表情,只是脑内荷尔蒙一路飙升,觉得她发呆真好看……真可爱……觉得天使也就是这样……觉得校花都比不上她……
“哦哦……那个啊,我叫悠然”少女脑补了好半天才礼貌性的报上姓名。“悠然见南山的悠然”
这首诗真好。
白起想。
从刚刚问名字起,他就没敢抬头看她。这下就准备回教室吩咐韩野占座位。
“你不去吃饭嘛?五点二十八了”
白起身子一僵,心里疯狂的跳动起来,从刚刚开始他就压着头,怕她看到他脸红,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思,白起尽可能的镇静说话。
“不用”
然后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青春期是个特别的东西。你会说不定的对某个一脸痘痘的女生一见钟情。对于她的一切莫名关心,喜欢她连带着她名字的所有东西都喜欢上。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起哥……你怎么了?”韩野大吃一惊,明明才三个小时不见,这个浑身冒着诡异笑脸的帅比是他家老大。

“哦……韩野!”白起愣了一下。很快恢复了过来。
“我明天要参加艺术节活动,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一个最接近舞台的座位”
“好……你这是怎么了?这么突然又要参加啦?”韩野愣愣的点头,戳了戳白起肩膀。这位同学长得可是一匹的帅,而且很少笑,要不是因为是不良老大的原因估计有一对少女会不眠不休的追他。
怎么今天突然变成了“阳光温柔诗意”的美少年了?!
“……你认识……一个叫悠然的女孩子嘛?”
“悠然!”韩野搜索了脑海,瞬间出词“那可是校花啊!咱们学校的“最佳当女友”人选第一啊!人又温柔开朗活泼阳光才艺多多成绩优良……”
一开始听到校花,白起心中一喜:果然只有校花这个名号才能配上那样的女孩子……接着听见韩野滔滔不绝的赞词。越来越感觉不妙。
“成绩优良长相可爱追求人多多才多艺……”
感觉……自己好像配不上这样的女孩子啊……而且人家怎么会在意一个……不良少年……
脑海中闪过女孩栗色的长发。白起心中一沉。
既然不能在一起,那……暗恋总没关系吧?

悠然看着男孩低着头疾步走向教室,友善提醒【对白起来说】“你不去吃饭嘛?五点二十八咯”
男孩身子一僵,没有回头,压着声音冷道“不用。”
如刀锋划过皮肤,如千年冰冻的冰泉。
悠然浑身抖了一下。
其实从听到少年的名字是白起时,她浑身冷汗都没停过。
传说中不良少年的老大单独在此,难不成是想单挑?!
悠然腿软了一下,把脸藏在栏杆后,借栏杆扶持着身体。
先躲一下是一下。
不敢下楼,一直在二楼阳台,如果他冲上来她就跳楼,反正二楼也不怎么高……应该没有什么……
不管怎么样,先,怀柔一下吧……
悠然努力挤出笑容,开始一句半句的搭话,想着快到饭点了你怎么还不走她真的饿了。
寒暄了好一阵子。
其实她是表演舞蹈的……无奈说成表演钢琴了,这家伙不会跳起来暴打她吧?
眼看的少年沉着脸,说话冷声冷气还一直不走一直没抬头的样子激的悠然脑内高速运转,肾上腺激素一路飙升。
他该不会忍不住要动手了吧……
眼看着马上五点半了,悠然终于忍不住颤抖着声音问“你不吃饭嘛”想着快点支走他云云。她是真的饿了……

二日,晚上。
第五排。
声音不会很吵,前面的人也基本挡不住视线【谁敢挡……】
perfect
前面的他都不感兴趣。

“欢迎各位学长学姐回到学校 所以我校邀请了我校的校花对于各位的归来特地准备了节目,下面有请,浮南同学和悠然同学!”
肾上腺激素一路飙升。全身血液凝聚在眼睛。生怕她溜走。
万万没想到,这个叫浮南的还有唱一曲悠然才出来。
一瞬间白起想直接把这家伙踢下台。

灯光一暗。
少女轻轻迈出。
蓝色的精灵。
白起脑内只有这一句。
蓝色珍珠天鹅绒落在肩头,蕾丝荷叶边短裙上刺绣的叶脉暗纹,柔顺的栗色长发盘缠成希腊式复古发辫,一根根丝绸辫绳盘在发尾,皮肤莹白,脖颈修长,脸蛋秀丽端正。五官并不深邃,是恰到好处的美。骨子里漫延出的平静恬淡,如青花瓷一样,自然温和。
蓝色的精灵如同在水面上回旋跳跃,轻盈的姿态,默不出声的样子像极了人鱼,用无与伦比的歌喉换了无与伦比的舞蹈

舞蹈很美。
但是这并不是白起脸红成苏丹红的原因。
纱裙下的洁白臀部若隐若现,胸口微微露出的一抹白,娇嫩的大腿皮肤轻轻的抖动,引人遐想。
如风中嫩枝的腰肢弯曲,打直。
白起捂住脸,感觉有点难以呼吸。
“白哥白哥,你怎么了?”韩野看着舞台愣了好半天才发现旁边白起的不对劲。
“没事……”
“你脸都红成夕阳红了!”
“啊!”韩野腹部一阵剧痛,白起伸肘子给了他一个肘击。
“闭嘴!”
韩野痛苦的点头,今天的白哥不太对劲啊……

表演结束。
白起握了下手,他的evol似乎显现出来了。
想起了中将,他狠狠咬了下唇。
过不了多久……或许他就该走了……
去……看看她吧?
明明才见过几面,为什么会这么在意。

“南南,把演出服弄下去吧,我去天台收拾道具”心动的声音在楼道响起。
白起浮在半空中。
见到她,似乎就……很紧张。
也很安心。
女生气喘吁吁的坐在天台。准备把东西拎下楼。
她脸上满是汗渍。
五楼,还有这么多东西。
白起挥了挥手,轻刮起了凉风。
“嗯,真凉快,这阵风太及时啦”女孩眯起眼,笑了起来。
你的脸也很温暖。
白起借着风感受到女生温热的脸颊。红了脸。
然后。
女生似乎觉得风还不够,轻轻撩起自己的衣服,一前一后的抖动,让风灌输到胸口。
白起脸不是一般的红了,侧过头。
他感受到了,她胸口温暖的跳动还有……整个上身的……温度。
女生好半天才起来,摇摇晃晃的搬起箱子,脚下一滑,眼前一黑。
果然是坐久了脑充血……
不巧,这箱子也是分量十足,一下子就把重心压在了头顶。腰部一阵剧烈的疼痛。
这栏杆只修到了腰部的位置。
“啊啊啊!”女生尖叫一声,抓着箱子就被拉出了栏杆外!直直的掉下去了。

“我要死了吧……”悠然闭上眼睛。

轻盈的一阵风将她抱起,落入一个坚实的胸膛。银杏叶的味道充满了鼻腔。
“别睁眼”

很多很多年后,白起每每想起这件事都有点后怕。揉着这位女朋友的脸进行报复。

“小姑娘醒了?”
护士微微一笑,扶起她。
“我记得我从五楼掉下来了……”悠然扶着头,疑惑的望了望四周。
“腰部肌肉拉伤,惊吓过度晕厥而已,对啦,昨天那个是你男朋友嘛?”护士简单的给她做了报告。
“?”
“就是一头棕发,蜜色瞳孔的那个,很帅呢!”护士眨眨眼。
我真的没想起来是谁……
“看他一脸心疼的样子,啧啧啧,小姑娘就算不早恋也至少回应一下别人嘛……”
who?where?what?
what  are  you say?
“就是……那个……什么起”
白起
悠然下意识就缩了一下,不可能不可能,这么可能嘛……

回到学校。同学纷纷道歉,表示让悠然受伤真的是他们的错。
于是这一个月的卫生他们包了。
prefect。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于是悠然有多的时间去练琴。
她发现白起经常在那里。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悠然开始不怕他了。大概……是因为他救过她。
虽然不明白少年是怎么救下她的,不过按护士的话,的确是他。
少年一头棕发在暖阳下坐在银杏树下。似乎在思考什么。
银杏树叶哗啦啦的在风中摇曳。
少年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脸,蜜色的眸,不经意间的微微一笑。
拉动了心里的弦。
悠然捂了捂心口,觉得这位学长……也是很好相处的。
“喝水嘛?”白起微微一笑,摇曳在风中的银杏叶落在肩头。
悠然轻轻抬手扫了他肩头一下银杏叶。接过那瓶温热的水。轻轻抬眼望了一下侧过头的白起。
她似乎……有点喜欢上他了……

悠然还没来得及为不用做卫生而开心,就被一头泼了冷水。
最好的朋友转走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闷闷不乐去写了张纸条,贴在附近餐馆里。
过了不久,收到恐吓信。
白起的恐吓信。
看着信纸上斑斑血迹。悠然哆嗦了一下。
果然是……她的妄想。
也许白起只是喜欢在那里躲阳光,因为只有那里才有银杏树。
也许是因为他经常出去打架,而且琴房周围看守的警卫最少。很容易出去。
也许……
悠然平静了一下心情,淡淡的苦涩漫在心尖。
这种单恋,还是不被打破比较好。
她不敢去看那封信了。

站在银杏树下的白起低头,睫毛垂敛着。
她不会来了,你走吧。
果然,她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人呢……
笑了笑,将女孩的照片收起。
白起,到时间了,该走了。

很多很多年后。
“你为什么当时不来看我!”白起委屈又温怒的看着悠然。用手去揉脸
“我以为那是恐吓信啊啊啊,打都没打开!”悠然委屈巴巴的看着白起,用手阻止他继续蹂躏自己的脸蛋。
白起又好气又好笑。
他在被命运遗忘后多年,收到了一份大礼,好比是当年的弥补,但是礼物惊喜的超过想象。
果然这个东西令人猜不透。

“你知道嘛?白起退学了”
悠然手抖了抖。
“哎呀那真是太好了,这个校园潜在的危险终于走了呢……”
“是啊是啊”
两个女生渐行渐远。
悠然拧了拧拳头。
此后,还会再见吗?

五年后
“你好啊白队,我是城市新闻的记者,今天做个采访不知道可不可……”悠然笑着迈进了警察局,微微一笑。
“可以”白起笑着看了看对面女生高挑漂亮的身材,熟悉的脸蛋,她身上带着他魂牵梦绕的气味。
“好久不见啊,学长”
“好久不见啊”

几年后
“嘿!学长,要是当年我没有去警队,你说会怎么样?”悠然趴在白起肩头,笑眯眯的问。
“哼╭(╯^╰)╮”白起拧了一把悠然的脸。嘴里轻轻哼了一声。
“只要你在风里,看我不neng死你”

他被命运怠慢多年后,收到了一份惊喜的礼物。
在无穷无尽的思念中,银杏叶带着他找到了那份充满烟火喜悦的礼物。
那一刹那,他觉得,多年的守候,是值得的。

爱不是囚禁,爱不是付出需要回报。
爱是想触碰却又收手。

“哦,高中时那天下雨,你扔给我一件衣服是什么意思?”
“……挡雨”
“难道不是准备把我蒙住然后暴打”
“你觉得我是那种人?”
“那个时候觉得是”
“……你觉得我喜欢欺负人?”
“那个时候觉得是……”
“那现在呢?”
“……不”
“语气停顿,看来你认为我是”白起眯了眯眼睛。悠然下意识逃开。
“你知道的!暴力殴打少女犯法!”
“可问题是……你是我女朋友啊”白起邪恶的笑起来。
“如果只是轻轻欺负家属的话,是不算家暴的”
“所以……过来”

评论

热度(24)